• 首页 > 银行正文
  • 锦州银行前董事长骤逝:核心资本告急 回A遥遥无期

  • 2019-12-22 15:07:49 来源: 网易财经
  •    (原标题:锦州银行前董事长骤逝背后,核心资本告急,回A遥遥无期)

      作者|市界 唐郡

      编辑|老拿

      锦州银行前董事长张伟骤然病逝,留下无数谜团待解。

      锦州银行2018年年报为何难产?履职不到一年的审计师为何离职?年报披露后为何业绩大变脸?作为前掌门人,张伟在其中到底扮演何种角色?

      更重要的是,经此一役,这家曾经东北地区最能赚钱的城商行将走向何方?

      1

      从最好到最差

      锦州银行曾是东北地区盈利能力最强的城商行。

      市界曾在《一家东北银行的生财秘术》中提到,锦州银行素来以资产收益率高,同时坏账率 极低而闻名。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实现归母净利润89.77亿元,拔得东北上市城商行头筹,而其同期坏账率仅为1.04%,远远低于中农工建四大商业银行。

      当锦州银行迟迟无法披露2018年年报时,花团锦簇的假象被戳破。

      首先揭开盖子的是该行年报审计机构、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9年5月31日,安永宣布辞任锦州银行2018年年报审计机构,在辞任函中,该事务所还提请股东注意:“有迹象显示(锦州)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

      7月,工银投资、信达投资、中国长城资产战略入股锦州银行,不久锦州银行行长一职由工商银行辽宁分行副行长郭文峰接任,“锦州银行被工商银行接管”的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

      外界无法得知锦州银行发生了什么,但姗姗来迟的年报似乎说明了一些问题。

      2019年9月8日,锦州银行2018年年报终于出炉。报告显示,该行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5.93亿元,同比暴跌151.2%。

     

      巨亏主因是2018年计提了高达236.8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年报解释称,资产减值损失暴增主要是由于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余额增加及不良率上升,以及其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余额增加而增加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简而言之,资产质量恶化导致的不良率上升是其巨亏主因。

      锦州银行公开的2018年度不良贷款率高达4.99%,接近上一年不良率的5倍。在全部A股和港股上市商业银行中,锦州银行2018年不良率都高居榜首,比排名第二的郑州银行高出2.52个百分点。

      2019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升至6.88%,绝对金额高达279亿元,贷款质量进一步恶化。

      从东北最赚钱的上市城商行到贷款质量全国最差,锦州银行到底发生了什么?

      2

      外逃失败的董事长

      前董事长张伟病逝,让锦州银行的盖子露出更多缝隙。

      据财新和经济观察报报道,工银投资等机构入股锦州银行前不久,锦州银行前董事长张伟曾试图外逃。

      锦州某官员透露,外逃当天,张伟曾与锦州政府官员在北京宴请京东集团董事长刘强东,商谈京东入股锦州银行事宜,席间张伟自称身体不适将乘坐当晚8点的飞机赴港就医。实际上,张伟最终乘上了飞往美国的班机,但在飞机滑出跑道时被拦截下来,外逃失败。

      张伟是锦州银行元老。1997年1月,锦州银行前身锦州城市合作银行创立并开展业务时,张伟已经担任副行长,次年5月开始担任行长,直到2012年12月卸任,其担任行长时间超过14年。同时,其自2002年8月起兼任董事长,直到2019年10月,履职时间超过17年。

      如此长的在位时间中,锦州银行几乎变成张伟的“一言堂”,从人事任免到信贷方向,都由他拍板,而锦州银行成了他跟部分民营企业进行利益交换的工具。

      此前,锦州银行曾数次踩雷民营企业债务危机,这些爆雷民营企业或多或少都曾是锦州银行股东。

      2015年上市时,锦州银行第一大股东是宝塔石化,持股5.68%。2018年,宝塔石化陷入债务危机,锦州银行被曝出曾对其授信37亿元,其中29亿元授信已被使用。最新消息显示,宝塔石化集团已被银行裁定进入破产程序。

      除此之外,锦州银行还先后踩雷汉能集团、辉山乳业、丹东港等民营企业,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患有“资金饥渴症”。

      尽管如此,2018年之前的锦州银行报表看起来仍然十分光鲜,业绩高速成长不说,不良贷款率还奇低。如今看来,业绩高速成长不好说,但极低的不良率大概率存在问题。

      经济观察报报道称,与企业串通“借新还旧”,是锦州银行掩盖不良贷款的主要手段。到了2018年,借新还旧的把戏玩不下去了,锦州银行就此陷入泥潭。

      迄今为止,外界仍然无法获知锦州银行不良贷款产生的细节,谁借了钱?谁经了手?钱去了哪里?张伟的离世令其“为祸一方”的行径被揭露,但可能也永远带走了某些真相,往日种种或难再见天日。

      3

      工行系入主

      比业绩变脸更引人注目的是,锦州银行的股东变化和管理层换血。

      港交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工商银行持有8.42亿股锦州银行内资股,占其总股本的10.82%,为第一大股东。随之一同战略入股的信达资产和中国长城资产持股比例分别为6.49%和4.33%,分列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此前持股4.71%的第一大股东,传言由张伟生前实际控制的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则清空了全部持股。

      工行入股后,锦州银行管理层地震不断。

      原行长首先辞职,工行老将郭文峰走马上任。随后在10月份的股东大会上,该行董事会也被全员撤换。

      新任董事会成员包括5名执行董事、5名非执行董事和4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其中4名执行董事和3名非执行董事来自工商银行,新任董事长由前工商银行总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总经理魏学坤担任。

      无论从股权配置还是人员更替角度来看,“锦州银行被工行接管”的消息都被坐实。

      4

      核心资本告急

      那么,号称“宇宙第一大行”的工商银行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烂摊子呢?

      对商业银行来说,资本充足率是生命线,资本金越充足,银行放贷空间越大,规模发展空间越大。

      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规定,2018年底,我国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截至2019年6月30日,锦州银行上述各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47%、6.41%和5.14%,已经跌破监管红线,银保监会随时可以对该行采取监管措施。

      因此,锦州银行当务之急是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工行入主后,迅速向锦州银行股东大会提交了一项增发提案,建议该行定向增发不超过62亿股的内资股,以补充资本金。该项增发数量约占发行后内资股总数的59.25%,规模之大远远超过了该行IPO规模,可见其有多缺钱。

      除资金需求外,上述增发后,锦州银行股东结构也将出现重大变化,锦州银行最终花落谁家,就要看增发结果了。

      实际上,锦州银行原本已经在筹备A股IPO,并于2018年12月与浙商证券签订IPO辅导协议。今年12月12日,浙商证券以“锦州银行董事及经营业绩等发生较大变化”为由,对该行IPO辅导备案进行撤销。锦州银行回A心愿二度落空。

      根据A股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IPO要求,发行主体公司至少要实现连续2年盈利。2018年—2019年上半年,锦州银行持续亏损,上半年亏损近10亿元,已然很难满足盈利条件。就算该行下半年奇迹扭亏,要上A股至少还需一年时间,而从其当前核心资本告急,不良贷款飙升的情况来看,扭亏恐怕没那么快。

      回A或许遥遥无期。

    猜你喜欢:

  • 央行问卷调查报告:八成银行家认为货币政策“适度”
  • 4家涨5家跌!最低4.9%!广州12月14家银行房贷利率出炉
  • 央行:12月24日将开展60亿元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
  • 工行景德镇分行多举措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
  • 工行武汉自贸分行全力以赴响应抗疫金融需求
  • 工商银行泉州分行多举措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
  • 上下联动无缝对接 工行武汉分行高效发放5500万美
  • 工行小姐姐变身“特快快递”,漂洋过海带回防疫物资
  • 工商银行泉州分行多举措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
  • 工行景德镇分行多举措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
  • 支持抗“疫”企业 邮储银行在行动
  • 同力协契 共克时艰 中国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战疫侧记
  • 央行:12月24日将开展60亿元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
  • 权益投资增至5%“还需三年” 银行理财搭车牛市遇
  • 工行小姐姐变身“特快快递”,漂洋过海带回防疫物资
  • 光大银行一员工虚构理财产品 诈骗16名客户5000万
  • 推荐阅读
    频道排行
    中国财经消费网   |    合作:gkjnet@qq.com
    Copyright © 2019-2021 CJ18.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财经消费网 版权所有